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以前只知道我家是八旗滿人,原來在更早之前是馳騁游牧的蠻人。
 
我本姓葉赫納蘭。我們這個姓的家族,最早是蒙古人,後來遷進滿洲,成為滿人的一支,然後我祖父輩到台灣,我父親這輩開始出國,今天我們已足跡遍世界。
 
3月23日的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有一篇席慕容寫的,關於我祖姑葉嘉瑩老太太到蒙古呼倫貝爾草原尋根的文章。我和祖姑僅有一面之緣,沒有什麼印象了,只依稀記得她有種會令人起敬的不怒自威。我家世代文人,祖姑想必也是桃李天下,現在我只能在別人的筆下景仰她的風采,想像著呼倫貝爾草原上的漠漠織煙。
 
歷史浩大,煙跡多渺茫。年代久遠的我再說我是蒙古或滿人的後代已經有點虛無不真實了。然而血脈相承至今,當我看到席慕容所描述的,精神健爽文采飛揚大步走在蒙古高原的葉嘉瑩祖姑,心情竟也不由自主激昂起來。仿彿中我似也尋到了根,顫顫巍巍的,向北面三跪九叩首。
 
 
 
餘年老去始能狂,一世飄零敢自傷。
已是故家平毀後,卻來萬里覓原鄉。
(我家本姓葉赫納蘭,先世原為蒙古土默特部,清初入關,曾祖父在咸、同間曾任佐領,祖父在光緒間任工部員外郎,在西單以西察院胡同原有祖居一所。在二○○二年的一份北京市規劃委員會的公文中,曾提出要加強保護四合院的工作,我家祖居原在被保護的名單內,但終被拆遷公司所拆毀。)       --葉嘉瑩
 
右瞻皓月左朝陽,一片秋原入莽蒼。
佇立中區還四望,天穹低處盡吾鄉。     --葉嘉瑩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我聽過你。
你金髮藍眼,優雅自負,走路習慣靠左邊。
你壓抑。你流淚,
你放縱,你每天準時在下午三點點燃一支大煙。
你世故,一開口就是一個世界的吞吐,
你受過高等教育。你有你檯面上的矜持。
你吞嚥風霜,在秘密的地方有著紀念性的刺青,
你物質拜金。
你附庸風雅。
你冷血迷亂。
你墮落沉淪。
 
我知道你。
你笑,我會跟著笑,
你哭,我心裡就下雨,
你是我的出口,
你是我,眼睛正視的前方。
 



我今年秋天要去倫敦唸書了。雖然當初是先想到要去倫敦才想到可以申請倫敦的學校來當作檯面上的理由,不過我決定這次真的要好好唸,上次唸書混得太兇,覺得什麼也沒學到,這次我可是認真的。

 
 
大部份人一聽到我要去倫敦唸書的反應通常是問我: 是公司派的嗎? 是什麼英國才有的了不起的program嗎? 為什麼會想要去英國? 荷蘭法國也有很好的學校。
然後我會說: 跟工作無關,因為我再過幾個月就會辭職;不考慮荷蘭法國,我只想去倫敦,嗯,不是英國,是倫敦。
 
是啊,你可以說我天真浪漫,你可以說我不切實際不想未來,但不管怎樣,我要去倫敦的目的就真的只有那麼一個: 去倫敦
 
就跟當初來紐約一樣,我想要住在這個繁華大都市,所以來了紐約。現在紐約住完了,我想去住倫敦,守舊新穎腐敗安樂煙霧瀰漫的倫敦。
 
 
我找不到更好的理由。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她一來就給我一個笑容,開朗但冷冷的沒有感情摻雜。我本來以為她認出我了,後來才知道這不過是她一貫的打招呼方式。
 
在她開口前我快速但仔細的打量了她兩眼,濃眉大眼,沒有染色的黑頭髮往後隨意紮個馬尾,東方臉孔戴著西方女性的自信。漂亮素淨的臉上有對黑白分明的眼睛,搭配一副稍稍帶點侵略性的攝人眼神。
 
我不由得無謂的心虛起來。
 
 
其實如果除去她是我前男友的女朋友這個事實,她是一個很有趣的交談對象。她說話諷刺且挖苦,黑色幽默與令人拍案的機智在三言兩語中就展露無遺。
 
...這跟我的前男友簡直一模一樣。
 
我在她身上聞到與我前男友相同的氣味,記憶中的酸苦突然在舌根湧起。我們持續交談著。她告訴我去年夏天她在日內瓦,於是我們分享了各自的歐洲旅遊經驗種種。話題一轉,她開始談歐洲的政治結構和法律系統,到這無知的我就完全插不上話了。我坐在對面看她精神奕奕不停說著。她講話非常有條理並且具有說服力,我想她將來一定能當一個很好的律師 。
 
 
這個女人,完美得令人厭惡。
 
 
我不知道她對她男朋友的前女友知道多少,為了保險剛剛我還是報了一個假名。我有一點故意的提起說我住過DC,她說 是嗎,我男朋友JP也是那來的。
 
"是嗎?DC是個好地方" 我笑了笑,有一股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的感覺。
 
叫他JP啊,這是他親近的家人才會用的暱稱。我都不曾這麼叫過他。
 
 
然後,我的面前漸漸變成了無聲畫面,她似乎在隱約說著我前男友在克羅拉多的老家。  而我腦子裡唯一能想到的,是我前男友有沒有帶她去過老家的那家餐廳,有沒有趁主餐結束和上甜點之間的間隔在她耳邊低語,說她是他,從來沒能擁有過的愛情?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雖然今天早上紐約又下了一場雪,雖然現在氣溫還在攝氏零下,我已經等不及要迎接春天的來臨。辛棄疾說惜春長怕花開早,可是這個冬天過得太漫長,我需要春風和桃花,我需要溫暖新刺激來遺忘冰冷舊回憶。
 
過幾天就是驚蛰,驚蛰一過春神就該來了吧。
 
 
先來擺兩首桃花詩,桃花是春天裡最和煦的愛意。
 
 

腸斷春江欲盡頭,杖立徐步立芳洲。

癲狂柳絮隨風去,輕薄桃花逐水流。         唐 杜甫《絕句漫興》

 

黃師塔前江水東,春光懶困倚微風。

桃花一簇開無主,不愛深紅愛淺紅。         唐 杜甫《江畔獨步尋花七絕》

 

 

 

 

花開雲破,請你融去髮上的雪,截斷凍無知覺的殘肢,然後,在春天重生。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又突然喘不過氣來,坐在辦公桌前像是四周氧氣被抽空,像是貼近水面還嘗試要呼吸。
 
我有時候對某些負面情緒反應很遲鈍,要等到生理症狀出現以後才會知道 「喔,原來我壓力大。」 或 「喔,原來我心情不好。」  吸不到氧氣就是症狀之一。
 
 
啊,原來我心情不好。
 
那今天就決定放空了,一整天我都在公司一直發呆,什麼建設性的事情也沒做,讓空虛感慢慢吃掉我的五臟內裡。
 
 
年紀大了以後,生命中的是非題越來越少,很多東西不再是問自己這樣快不快樂或值不值得,打個圈或叉就可以解決。現在學會開始算計事情的得失輕重,有了這個,就得不到那個,有的不一定是真正想要,卻可以填補心上另一塊的小小不滿足,所以做了一個不太快樂的決定,強迫自己去忽略不可得的空洞感覺,每一題做完後都打上個似是而非的圈叉。
 
這些計算題磨掉了眼神的光彩,磨掉真心的微笑,磨掉勇氣,磨掉熱情,等下次回過神來,全身的血液已經被抽乾,剩下一殼透明形體。
 
 
就像今天。我透明。我空。                            
  

心沒有寄託,在人生旅程上是多可惜的一件事。
真的好可惜。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