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想沒什麼好說的,前兩集X-Men應該都比第三集好看,這集打鬥場面很棒,但故事破碎而且最後好人都莫名其妙隨隨便便打贏了。
 
不過整體來說還是很有娛樂效果,翅膀男實在是太酷了。雖然除了飛來飛去什麼也沒做 (漫畫裡翅膀男的故事應該有完整發展,電影裡他只有三個鏡頭),但是他實在就是太酷了。
 

 

人類對超能力的渴望還會一直持續下去吧。

 

X-Men III: The Last Stand 官方網站: http://www.x-menthelaststand.com/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Damaged People

We're damaged people
Drawn together
By subtleties that we are not aware of
Disturbed souls
Playing out forever
These games that we once thought we would be scared of

When you're in my arms
The world makes sense
There is no pretence
And you're crying
When you're by my side
There is no defence
I forget to sense I'm dying

We're damaged people
Praying for something
That doesn't come from somewhere deep inside us
Depraved souls
Trusting in the one thing
The one thing that this life has not denied us

When I feel the warmth of your very soul
I forget I'm cold
And crying
When your lips touch mine
And I lose control
I forget I'm old
And dying

 


說好不再為破碎的靈魂唱歌,

卻無法停止遺忘。

用墮落以後的信念燃燒取暖,

滿是毛球手臂發黑了血液不過去循環了,該給誰?

然後有餘力在身上貼起一個接著一個補丁。

 

如果沒人救我, 果沒人救我, 沒人救我, 人救我, 救我, 救我, 救我, 我, 我, 我, 我, 我, , , , , , , , ,


 

首頁media player按[play]聽歌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蘋果電腦在第五大道GM Building(通用汽車大樓) 前面新開了一家Apple Store (第一家在Soho)。 我公司剛好在通用大樓旁邊,從我們窗戶就可以看見這個新Apple Store,從外面可以看到旋轉樓梯轉轉轉通往地下室賣場。

 

託加班的福,我晚上走出公司大門的時候天已經全黑了,蘋果標誌在方塊中間發著白光。這張是我用手機照的,中間最亮的是蘋果標誌,其他都是反射的影像:

 

今天跟同事看新聞,聽說開幕當天會發T-shirts,24小時內還會送一台MacBook!! 明天一定很多人排隊等開門,我也好想要MacBook啊,雖然一點都不需要...

  

這個網頁有很多照片跟介紹: http://www.gothamist.com/archives/2006/05/18/hark_the_apple.php


(Steve Jobs 是神!!)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新換上的心臟又停止,哭倒盛裝的新娘。生命中不可承受的不可預期又豈是只發生在星期一夜半的故事裡。
 
你把我的心換掉吧,我心的節奏已老舊,變不出新的旋律。你是心音獵人,知道我不再,試著不再起漣漪。我會回到我一向的和平,在哲學的朗誦裡與自我意識摩擦生熱。你說連你也抓不準我的性感帶,so be it,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皈依世界。
 
你不黑暗,你只是敏感纖細,你只是在演練村上春樹無邊無際的填不滿,所以或許我不追隨你了,我的墮落本質遠比解構主義obscene,我暴力,我污穢不堪,我連哭著愛一個人的時候內裡都是歡欣的。
 
我一邊向下沉倫一邊鋪陳我的拉扯,那些嗑完藥後的暈眩和神智失常的囈語多麼貼近心的本質阿,我的精神需要缺乏前戲地被進入。
 
同樣是雀躍的探險者,你懂我的,哪天我們或許相約到北美館地下一樓平行看著色彩故意鮮豔的拼貼,然後在黃色的夜互相摳挖彼此腦子裡的背景音樂裡的bug。
 
我很早就學習過死亡這檔事,你沒有必要教導我。眼淚留給可以真正無私相愛的那些,你現在給我一顆會奏降A大調蕭邦的心臟,
 
                                                                                                                                                               就足夠了。

 


我看完Grey's Anatomy這一季的最後一集,哭到鼻涕流滿臉來不及找衛生紙。當你以為得到一顆全新的心臟,卻因為忽略血管中的血塊中風死亡,之前所有的勇敢決斷和找到心臟的重生喜悅到底要怎麼消化? 這當然跟我上面寫的沒有直接的關係,只是好好對待現在還在跳的心臟吧,餵給它它想要的。人生不只生老病死,一路跟著自己到最後的也不過這顆心罷。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當愛情的濃烈消逝,接下來尾隨的捨棄不甘愧疚眼淚也完結,當終於覺得能夠把一切都拋開之後,某天卻總會突然發覺其實一段關係的殘留物很多,多到佈滿生活,多到一些不能再更瑣碎的小細節都有以前的影子。
 
蛋要怎麼煎,要加什麼醬,挑哪片CD在開車時聽,抽尼古丁幾趴的香煙,幾點要打開電視,只喝某個牌子的可樂,這些再怎麼說都不是自己會作的決定,只是因為跟他在一起的時候跟著他這麼作了,這樣的習慣居然就在情歌散後無聲無息地印痕在不經意之間。
 
愛他的當下什麼都想模仿他,紅茶加糖不加奶,點兩杯小紅莓伏特加,為了他學會看車,為了他變成conservative,聽他聽的音樂,吃他吃的食物,讀政治,讀哲學,讀藝術,恨不得把世界變成他的世界,然後得到認同感,然後理直氣壯的說: 你看,我們多契合。
 
然而結束那一天不可避免地來到,花好大力氣才看清楚契合抵不過不愛的事實,他卻以各種形式輕輕、密密、交錯縱橫織進日夜呼吸著的空氣分子裡。
 
一直到今天,把sunny-side-up煎蛋加tabasco辣醬放進嘴巴,才發現從來沒有喜歡過生蛋黃和嗆鼻子辣醬的組合,這個組合不過是跟他在一起之後留下的習慣罷了。雖然下次坐進早餐店大概還是會這樣點,大概還是會再加上兩片從來不吃的烤焦吐司塗奶油。
 
只是習慣,沒有什麼特別的紀念意味。已經改變或承繼的習慣沒有必要刻意丟棄或改回來,尤其現在想到他不會再傷心,有他織進的日常生活反而讓今天這樣的自己有跡可循,並且似乎更豐富些。
 
 
日子就這樣過了。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 am totally dying.
Yesterday I had thought that I was gonna survive,
but when I woke up at 3:30am this morning, couldn't go back to sleep until 5, and woke up again at 7,
I suddenly knew. I knew I was going to die.

Also got this huge sty on my eye, like a tumor blocking my vision,

oh sure, stomach aches, clapping with coffee and pills,

losing balance from ears doesn't seem that big a problem anymore, running nose is running with redish blood,

so we party, they're all partying in my body

 
我想我是工作壓力太大,才會搞得所有身體部位的不適同時來共襄盛舉..
本來只是過敏,
發展到現在整顆頭在燃燒
外加一顆針眼和一粒流血的鼻子,
以及如火如荼欲罷不能的微生物們的狂歡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De battre mon coeur s'est arrêté" a.k.a "The beat that my heart skipped" a.k.a. "我心遺忘的節奏" 在坎城影展上莫名其妙敗給了 "L'efant" (a.k.a. "The Child" a.k.a. 孩子 a.k.a. 蠢蛋的故事),我只能說坎城評審追逐實驗電影般單薄故事線和手持攝影機就像小狗們搖著尾巴,說不定 "最好的時光" (還沒看)都比"L'efant"好。

我對"L'efant"得金棕櫚獎有太多抱怨,有空再說。

 

"我心遺忘的節奏" 是法國人remake之前的美國電影"Fingers",什麼鋼琴家什麼黑暗中的掙扎也不算是新題材了,這部演一個平凡28歲法國青年的電影其實再平凡不過。大部分人說這電影演的是男主角心中現實中來自父親基因的暴力分子和來自母親基因的藝術浸染在互相衝擊,我卻覺得男主角Tom只不過是努力試著live up他血液裡的所有,暴力也好藝術也罷,只是盡力跟隨心裡的想望,他其實是在平衡生命中的血腥和音符,到最後他兩邊都沒有放棄,卻兩邊也沒有真正達成。

 

最好看的是男主角Romain Duris 的演技,和他在電影配樂停止的靜謐裡半舉空氣中彈動的手指。揮不去的一個定格是男主角看到他父親死亡時壓抑的顫抖的手與嘴角,我當時只希望那一幕快點過去,戲裡戲外的折磨才好停止。

可能是最近生活太平淡了,看著看著竟然艷羨起Tom強烈的人生,他對對他而言重要的人事物都投注熱烈的感情,父親母親,工作音樂,仇人友妻,捍衛著他認為所應該要捍衛的東西,那麼樣理所當然。手指無時無刻在彈的也是停不下來的巴哈,

這不就是活著的一種幸福嘛。 

 

中文官網: http://www.pandasia.com.tw/thebeat/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