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要在這邊分享我朋友貓男的故事。他是同志,非常聰明有才華,很愛貓。
 
三年前被診斷出患有憂鬱症,那之後他一直都有乖乖按時吃要看醫生,但是去年底病症突然化為行動,被送進醫院,把我們大家都嚇死了。後來出院以後他開始寫日記,我特別徵求他同意在這邊貼出來。
 
我希望很多人可以看到這幾篇日記,尤其是那些認識他跟我一樣關心他的人,又尤其是一些有接觸或想了解憂鬱症的人。雖然因為這些日記是拿出來分享的公開版本,有些地方寫得很像交作文,但是裡面的意念簡單真實,力量完整而強烈。
 
喔,還有他正在徵求帥哥,年齡身高血型星座不拘(就是帥很重要的意思),請大家幫忙留意:)
 

 
2008/03/07 -貓男
 
三個月前的此刻,我選擇一口氣吞下大量的安眠藥物,企圖結束自己迷失茫然了28個年頭的生命。
 
即便是到了現在如往常般生活,但一切都還是模模糊糊地兀自起伏喧鬧著。其實,我依舊無法很清楚地確定,自己究竟是繚繞在夢中,或是早已殆盡於那一晚的絕望死寂。
 
當我意識到百般沉重的身體是躺在急診室裡的病床上時,全然是因為插著鼻胃管所引起的嚴重噁心感,喉頭反射性地持續作嘔,那種無法自拔的痛楚,像是要把等身大小的靈魂全然吐出一般。可能類似的經驗是噴射般地分娩出女人產道的瞬間,只不過,那次是生,而這次卻是死。
 
起碼,應該也算是夠趨近於死了。
 
第二次再度張開眼,已經可以比較適應異物感,同時,也有更多的知覺與感官回來。我抬頭看見在一個點滴瓶裡,正發生著我無法抗拒的事情:它安靜又緩慢地不停注入淡黃色的液體到左手臂的靜脈,映照著我腦海中一幕幕如跑馬燈旋轉旋轉,一些往事點點滴滴,也的確是點點滴滴地補充這哭乾了又枯乾,哭乾了又枯乾了眼淚的身軀。
 
也許是顏色很相近的緣故,當下我想起了很多塵封在心底泛黃的記憶。那關於一些事,一些人,以及關於一些,總是在來來去去之間,傷與被傷的愛情。
 
 
 
2008/03/08 
 
雖然連續被洗了幾次胃,然而體內殘留的安眠藥作用尚未完全退去,全身像是洩了氣的氣球癱軟,因為鼻孔插了管子必須張嘴呼吸,我無法控制口水不斷自嘴角流出。
 
付出的代價,並非都有相等回報。
 
現在回想起從我在急診室裡第一次意識不清地醒來開始,這段時間裡生命宛如倒轉一般。只是,現實有多戲謔又殘酷地告訴我:失去的,無論如何都沒法再要回來,即便拿你自以為所擁有的一切去交換,只是白費,徒勞枉然。可憐的是你不曾懂得珍惜,更可悲的是你曲解了愛,才會一錯再錯一犯又犯。
 
心碎,原來是個突然在腦門裡敲出的無聲巨響,硬生生地撞擊進胸膛,只不過是對方誠實說出的一句話,卻能像用手指擰死一整排盲目向前覓食的螞蟻般容易,讓命運的巨輪無情輾斃了我對感情卑微的期待與依賴。不過,說來也真是諷刺,對照以前冷血地傷害別人,又怎能對自己毅然轉身時背後嚎啕的哭泣充耳不聞?
 
護士輕聲喚我的名字,第三次醒來。我只想看看時間是幾點,但左手就是沒有任何力氣抬起。我再度無意識地睡去之前,腦海中的那些人也都像過去一樣叫了我的名字。我相信我並沒有微笑,因為感覺不到絲毫溫暖。
 
因為,我知道,他們其實都早已不在這裡了。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有一個朋友,我很愛他,雖然我想他大概不知道或不會喜歡我用愛他這種字眼來形容。
 
不知道他記不記得,有一天天氣很好,我跟他跟另外一個我也很愛的朋友翹了課,騎摩托車去深坑大樹下吃豆腐。我還記得那天天空的藍,和摩托車在陽光下反射的光。還有一次我們晚上開車去陽明山,把腳翹在dashboard上,聊著當時覺得很重要的事。年輕時候的困擾總是可以很隨便就說出來給同伴聽的。
 
我們玩笑,寫詩,喝酒,抽煙。他問我我覺得自己是什麼顏色,我忘了我的回答。我覺得他是紅色,有一年在他的生日卡片上我也這樣跟他說了,你應該是紅色。因為熱情,直接,還因為笑的時候會露出很大顆的牙齒。
 
他總是先我一步對於我們青春的疑問想到一些解答,所以我很喜歡讀他寫的東西,想他想過的事情,他比我先學會抽煙,先學會城市,先學會存在。有的時候我會想跟他談個戀愛,告訴他他影響我很多當初還在成形階段的想法,告訴他我有很多回憶都跟他有關。但是他連橘子都不會剝哩,而且喝醉酒的時候會亂踢東西。再說我太高了,長的也不像黑木朣。
 
然後有一天,他來找我,幫我的貓買了很多禮物,也跟我聊了很多。然後我才知道,他比我先學會的東西比我之前想的多太多了。我自以為的秘密,在他面前只是一個過程,他流掉的血似乎把他的紅色調淡不少。所以我陪他喝酒,跟另外的另外一個我也很愛的朋友帶他到傍晚的白色大門旁邊抽煙。我們的煩惱還是這麼多,夜晚的風還是這麼涼。大家聊著,許多是有關長大以後才出現的困擾。然後場景似乎回到了青春的陽明山,雖然只是似乎,但是那也很好,因為我們都回到了有同伴的時候。
 
 
說到這裡還沒有重點。我只是想說,有很多朋友對我很重要,有的時候那重要性甚至超出我的想像,因為我一直以為我是一個冷漠的人。他對我來說就是這樣一個重要的朋友,我好像現在才發現,又好像從一開始就知道了。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