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暗夜裡喘氣 (3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憂鬱了
我吃很多零食
吃米果
吃芝多司
吃薯片
吃Pocky
吃苦巧克力

吃滿嘴膩
又更憂鬱

兩天前我吃三桶巧克力冰淇淋
然後我去跑步機跑步
然後回床上一邊打開鱈魚香絲一邊想著廚房櫃子裡的黑糖餅
我比我肚上的脂肪憂鬱
我的腰比我憂鬱

想醒來以後不起來
沒有人在了
沒有人來
沒有人用骨瘦嶙峋的肩頭靠向我手臂
有一點壓迫
但是無比溫柔

寒夏沒有人拯救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May 10 Thu 2012 08:07
  • 燈火

有一盞新的生命之燈被點燃,是不是意味著某些生命之燈將會越燒越短。

我們這麼容易迎接生,卻對逝去難以近視。生是笑死是哭,陰陽黑白一分二定。或許我們應該為生哭泣為死歡愉?

 

我在煙霧瀰漫的疼痛中醒過來,在鏡子前突然無法拿捏自己的情緒。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arthLimb_Nightside_composite  
  

我終於累了,我想。

只要有人找到我身上那顆按鈕按下去,我就會徹底瓦解成液態向四方分散流去。

如果明天醒來我發現事實上沒有東西在支撐白天,黑暗就會直接蔓延。

我想睡著,即便最近都做不到有趣的夢。

讓別人去做需要被做的事,讓我蜷縮逃避。

埋葬我在異時空,我相信所有讒言,我遺忘所有遺憾,我安於永夜。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97391_10150316364209423_642949422_7987711_935619297_n.jpg  

無法向你細數

日出之前

我要戴好

the skin I live in

 

無法向你引述清晨五點想到的委屈

天亮遺忘

六點時我用一個美夢覆蓋

 

無法向你證明

沒有值得被證明

我的肥沃

自給封閉

 

我把淚水縫進骨肉

然後

忘記掩飾

堂而皇之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要你把我捏碎,從指尖開始,從趾尖開始,一寸一寸,細心又優美的把我的皮、脂、肉、韌帶、關節、骨、血、毛、髓用你纖細但剛毅的手捏碎混淆。

這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因為你知道我跟你一樣是無可救藥的完美主義者。所有的部位都要碎成不能再小的分子,互相融合成一灘爛泥。

我要你把我的頭留到最後,因為我想親耳聽到我骨頭破裂的聲音,在你的手裡變成怎麼樣的優美旋律,我想看你專注的神情,從你眼睛裡看到我變成你精心雕琢的藝術品。

 

直到我不再是我,或者我只剩下我。

 

你就完成了你。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刀子插進皮肉的感覺比想像中滑溜。居然沒什麼血,大概避過了比較大條的血管。我用手把傷口黏起來,感覺不到痛。

沒有人救我了這次,我不知道自己怎麼能夠這樣冷靜。

we all complete.

我們都會完結。

不想重來了,如果可以,請容許絕望的空間。等我再長出一條疤以後,終於能夠放棄所有知覺。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破戒抽了兩根煙,最後的煙盒更加乾癟。

搭配眾多也許,搭配一條不成名的路。


煙味讓我想起很多人,也許愛過的人,也許錯過而無關的人。

然後我想起卡地亞,想起綠色萬寶路,想起淡七星,

那些用香煙品牌界定日子的日子,等待大衛朵夫燒盡的上弦月。


當另一半的世界在慶祝日偏食;搭配乾癟的肺,這裡只有無人黑夜。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情緒一發不可收拾,好脆弱,懼怕的心裸露,本質孤獨,好脆弱。

I have always been doing it myself.
I can't do it myself.

利用外物的陪伴層層包裝寄託,躲在其中就放心,太放心了,忘記恐懼的味道。
已經忘記一個人的感覺。
忘記一個人是怎樣曾經在絕對的孤獨中面對害怕,吞噬它,駕馭它以為繼續前進的動力。
到底當初怎麼過來的?

真正的考驗還未開始,才發現或許不夠堅強。
不用再只依賴自己之後,太依賴旁人了嗎?
不安全感從未被消弭,只是細雪覆蓋而躲藏了,當天氣晴朗,這個世界仍然只有一個自己。

從希望到虛無的一線之隔。
如果自己身上缺少的螺絲釘某個人全部都有,要不要讓他守護?
是完整而脆弱,還是應該殘破而頑強?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他們只愛自己。』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每天從紐約上城東區89街跟第三大道走到中城58街跟第五大道上班,晚上再從公司走回家裡。一趟35分鐘的路程,沿途經過紐約高級住宅區Park Avenue跟名品街Madison Avenue,也經過人種混雜擁擠繁忙的Lexington Avenue,風光各異,不著邊際的片段想法常常在腦子裡亂走:
 
 
 
"為什麼美麗的東西都那麼高價"  "為什麼我們會覺得這些設計師的東西美麗? 是我們被訓練成應該要覺得它們美麗嗎"  "時尚的形成起因於人類對新鮮的需求,那是一種慾望" 
 
"集體意識無法辯駁,雖然有時候非常盲目"
 
"附中人就是合我的胃口。原來吳青峰也是附中的。像建中的人要不就是乖乖唸書考醫科電機,要不就是像T一樣對這樣的風氣進行破壞顛覆,他們的力氣都被侷限在框架裡了,不服氣的人還要為這樣的框架分心。附中奔放的多,合我胃口。"  "高中算是人生很重要的人格塑型時期吧"  "ㄟ,俺爹也是附中的"
 
"he is primitive. primitive... I think that's why we were drawn to each other. we're both so naive in some way."
 
"人對自然的渴望怎麼會沒有再多一點? 每天看著城市的灰色,心都要灰了"  "搞不好我很適合去坐禪靈修什麼的,我想我一直在逃避與真正的自己對話"
 
"最近實在吃太多pastry跟甜點巧克力,今天一定要吃青菜沙拉!"
 
 
 
 
...之類。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對奶奶的記憶,總是帶著罪惡感。
 
在我跟妹妹小的時候,很多時候是奶奶陪我們過的。每次奶奶都會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又一個故事講給我們聽,我知道奶奶國語說得很標準,她很討厭日本人,還有要買東西給我跟妹妹的時候都會先問店員一聲 "好多錢?" (多少錢)。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對奶奶始終沒有那種親密感。慢慢到了叛逆少女時期,我開始對誰都沒有親密感,更別說奶奶了。那個時候我甚至可以感覺奶奶會很想和我們說說話,但是我都裝沒聽見回頭去做自己的事。過不久奶奶在浴室跌了一交,間接引發腎臟感染,之後一直臥病在床,洗腎,直到辭世。那幾年我只去探過一次病,生病與死亡對於當時的我而言相當不熟悉,我站在病床前,只感到困惑,第一次覺得病怎麼就這樣帶走一個人的精神,而在病床前開始侷促不安。我避開幾次探望奶奶的時機,下一次再看到她,已經沒有呼吸。那也是我的第一次死亡,依然不熟悉,依然感到困惑。我看到和奶奶離異的爺爺來公祭,喃喃說著 "你走了.." 那一幕在我心裡留下很深的印象,卻帶不起情緒。我只覺得大人的世界離我好遙遠。
 
長大以後才後悔沒有跟奶奶多說些話。我記得爸爸在整理奶奶東西的時候在抽屜裡發現一些詩搞,敘述著她晚年孤獨。現在我回家,隨時會給奶奶遺照上香。甚至會趁爸媽不在家跟奶奶的照片好好說一會兒話,請她看照家人。希望奶奶都有聽到,原諒我小時候不懂事,沒有多陪她。
 
昨天爸爸email來一篇他幫奶奶寫的傳記,記錄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我從記憶中能蒐集關於奶奶的不多,卻能從這篇傳記中感到奶奶之所以為奶奶的根基,也讓我對她更多一分崇敬。而且奶奶也是雙魚座的耶。如果奶奶還在世,我想問她她在閒憩喝茶,或在明星咖啡店裡寫稿停筆休息時,最常浮上心頭的什麼樣的回憶。
 
 
 

 郭立誠女士傳記

    郭立誠女士,祖籍河北省武清縣,民國四年(1915)二月二十五日生於北平市,有兄二、弟一、妹一。父郭琴石先生,清光緒二十九年(1903)癸卯科進士,清末民初時任官於工部、農工商部等機關。後見國事日非,乃棄官從教,任教於北平輔仁大學等大專院校。抗戰時曾杜門不出,屢次堅拒日人及漢奸加入偽政府之勸誘,以民國三十四年(1945)底卒,終能目睹抗戰勝利。

    女士幼秉家學,性沉靜,喜讀書,而關心國事。就讀北平市第一女中期間,適逢九一八事變發生,東北淪陷,學子四散流亡,女士對同班東北流亡同學多所照顧,並曾參加紀念九一八國恥之示威遊行活動,雖遭當局消防水管沖淋,亦未嘗退縮。民國二十二年(1933)高中畢業,進入北平大學女子文理學院歷史系就讀,師事陳垣先生。在學期間對民俗學產生興趣,常於新年廟會時赴東嶽廟等寺觀從事民俗調查,奠定民俗學研究基礎,並決定以此為畢生志業。

    民國二十六年(1937)夏大學畢業,未及一月而七七盧溝橋事變爆發,北平旋遭日軍佔領。女士以敵軍、漢奸橫行,不願進入職場,乃深居簡出,陪伴老父,並蒐集《紅樓夢》等傳統小說中之民俗史料,倏乎八年。

    抗戰勝利而父逝,喪葬既畢,女士應台灣省立師範學院之聘,赴台北授課,是為進入教育界之始。時台灣光復未久,師範學生多家貧且不諳國語,女士熱心教導,不時資助貧生,極得學生愛戴。殆民國三十六年(1947)二二八事變起,台北動亂,「打阿山」之呼聲此起彼落,女士幸得學生掩護,於台北郊外鄉間暫避而未遭其禍,誠所謂「助人者人恆助之」也。是年夏返北平,任《道報》記者。

    未幾,國、共內戰中國民政府戰局逆轉,北平局勢漸危。女士於民國三十七年(1948)初與世交葉嘉穀先生離平,連袂南行至南京結婚,婚後任職於教育部國立編譯館。未及一載,蔣總統引退,國立編譯館播遷,女士奉命資遣,遂於民國三十八年(1949)初在懷孕中再往台灣。

    抵台之初,葉先生任職澎湖馬公中學教務主任,女士隨往澎湖,備極辛苦,同年長子葉言都出生於馬公。此後近十年間,夫妻任教於台南、花蓮、台東各地師範學校與高中,期間長女葉言郁以民國四十年(1951)生於花蓮。女士雖處於台省偏遠地區,然因材施教,誨人不倦,經其主授國文之東部學生,後頗有以文章或國學著稱者,如花蓮出身之詩人楊牧、台東出身之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張子良等皆是。

    民國四十七年(1958)應師大附中之聘,舉家遷台北。從此執教師大附中凡十五年,六次出任班級導師。女士之為人師,以培養學生自尊自重為主,決不輕易記過處罰。師大附中校風自由,五育並重,女士之教育理念得以充分發揮,作育英才無數,迄今仍為校友津津樂道,譽為校史中著名良師之一。

    教學之餘,致力畢生職志之民俗學研究,未敢或忘。女士居台既久,常將台灣現存閩、客風俗習慣與大陸北方者比對,自此於中國民俗更加融會貫通,民俗學術著作遂持續問世。舉其要者,如《行神研究》探究中國各行各業之守護神;《中國生育禮俗考》研討中國古今懷孕、生產與育兒禮俗,並以台南之臨水夫人信仰為證;《中國婦女生活史話》記述古代婦女日常生活狀況;《中國藝文與民俗》擷取古典文學作品中之民俗資訊,對蒐集民俗資料與民俗研究法皆有獨到之見;《大拜拜的背後》則追溯台灣大拜拜之歷史根源,論及古代慶典狂歡之放鬆社會緊張狀態作用與日本統治台灣時代之背景等。

    民國六十二年(1973)自師大附中退休,時已因故與葉先生離異,子女亦皆大學畢業,遂決定全心投入研究與保存中國民俗工作,轉任漢聲雜誌顧問,並於師範大學國語文中心授課,教導外國留學生認識中華歷史文化。漢聲雜誌以介紹與傳承中華文化為旨趣,女士常為雜誌提供報導主題,建議編輯採訪方向,解答各種疑問,貢獻良多。對新進同仁,尤不吝多方指導訓練,故社內親炙女士門牆數年,得窺民俗學堂奧者亦復不少。

    去鄉既久,女士故國之思愈殷。時兩岸尚未通航,思鄉之餘,屢與同鄉唐魯孫、夏元瑜、白鐵錚等諸先生將故都北平佚聞舊事發為文章,刊出於各大報副刊。女士此類文稿累積既多,乃出版為《故都憶往》、《還魂紙》、《人花銅錢鬼花紙錢》等書,為研究北京舊日民俗之重要資料。當時每逢農曆春節,報紙副刊製作新年特刊,電台、電視台錄製新年特別節目,輒邀約女士撰稿受訪,暢談舊日年俗掌故,大受歡迎,歷多年不衰。

    女士晚年仍鑽研民俗不輟,認為兒童教育亦為民俗之一部分,致力蒐集各種舊日童子啟蒙用課本,編訂為《小四書》、《小兒語》等書,並編著兒童文學作品集《正月正》、《兒童詩選》等,甚有助於此方面之研究。文名既盛,各界來請撰文者甚眾,女士於有益世道人心與介紹風俗習慣之請求,皆努力為文。曾應國家文藝基金管理委員會之邀,撰寫《得失之間》一書收入該會〈人文思想叢書〉系列;又應廣播電視事業發展基金會之邀,為其叢書《中國文明的精神》之第八單元〈人民生活與習俗〉主稿,撰寫論中國飲食、歲時節慶及婚喪喜慶、傳統育樂活動等文章數篇。

    兩岸探親開放後,女士終能返鄉探視,然故都不再,親友星散,人事亦非,感慨良多。民國八十一年(1992),女士罹患腎炎與柏金森氏症等疾,自此纏綿病榻數年,以民國八十五年(1996)十月十三日逝於台北,享年八十有二。病中猶將各種已整理完成之學術存稿校訂,於逝世前半年出版為《郭立誠的學術著作》一書,書名樸實無華,而內容廣及民俗與藝術、醫學、人文之關係各方面,論證深刻,是為女士畢生研究民俗之絕筆。

    女士一生不慕榮利,致力教育與民俗研究,桃李滿天下而學術聲譽自隆,文名益盛,以此曾獲中山學術獎助金,獲頒中國語文獎章。行年七十嘗自謂:「尚有餘勇擠公車,閒時唯耽一杯茶」,可為女士人生觀之寫照。

 

(葉言都含淚敬撰)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想你依然在我房間 再多疼我一遍就走
我想是情歌唱得太慎重 害你捨不得我

沒有纏綿悱惻的場面 沒有對白的你愛我
如果燈光再昏暗都無用 你眼淚為誰流

黑夜說思念讓人簡單 星星說月亮最寂寞
你是我一場好夢 明天一切好說

我想你依然在我房間 賴著我一直不肯走
我想是緣份哪裡出差錯 情歌才唱著不鬆口

我想你依然在我房間 再多疼我一遍就走
我想是情歌唱得太慎重 害你捨不得我

沒有纏綿悱惻的場面 沒有對白的你愛我
如果燈光再昏暗都無用 你眼淚為誰流

黑夜說思念讓人簡單 星星說月亮最寂寞
你是我一場好夢 明天一切好說

我想你依然在我房間 賴著我一直不肯走
我想是緣份哪裡出差錯 情歌才唱著不鬆口

我想是天份不夠難掌握 唱不好的你愛我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29 Tue 2008 14:57
  • 無題

 
無神論的我們,紊亂的禱告著。
 
選擇權是令人退怯的賦予。我木然又緩慢坐在繁華城市午夜的甬道中,面無表情,
試圖屏棄永無止境的人世間的厭煩。
 
試圖。
 
 
塔羅牌展開後,昭然露顯的懸吊更加混沌,她問我,我說我不知道,
原來妳不是給答案的人。
 
我只好把公平與否或前進後退的申論題都細細刻在我剩下來的羽翼。
自由意志是很淺顯,我跟我的情緒卻無法溝通,
 
緩慢移動,怎麼出不了這座城。
 
 
一路無人語(與)。
 
 
忘記我怎麼回到了家。 只記得寂寞, 只記得點煙的右手。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停的離去與離去之間 
自由沒有語意
 
再見倫敦
再見悲傷的河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為我哭

為我爭辯愛情的意義

輕浮的優雅的虛假的  律動的狂亂的濕潤的

情人讓我與你告別

秘密等

回來

 


紐約再見。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開口只說得出黃綠色,所以決定不講了。
對面的字都沉重的一個一個掉在地上,我跪倒,撿到一張紅心J。
 
聖杯武士。逆位。
 
黑外套走遠上西區的夜晚。白風衣推門進入第70個死白。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我,一個人,點燃一支香煙。
很久沒抽了,我右手失拍的韻律顯得有些笨拙,
說不出口的始終說不出口。
三月四月的交界,空氣漸暖,我漸漸感覺不到那曾經凝聚的餘溫。
索然無味。
每個人都在不誠實的活著。 
 

好久沒有一個人在星期六的午後醒來,前幾個禮拜工作、生病、生日、拜訪朋友的,週末都在忙碌中一下就消失,心裡卻很不踏實,怕要失去了我只有在獨處的時候才覺得擁有的東西。
 今天終於回到親愛的星期六懷抱中,我在醒來之前作了個很久沒作的探險夢。醒來,吃完兩個蛋塔,玩完貓以後,上網隨手打開學長的網頁,聽見陳綺貞唱起這首表面的和平:
 
我曾經仔細聽
你說的大道理
我曾經認識你
像小孩的任性
我曾經凝視你
你眼睛裡的熱情
小心不跌入你流失的回憶

 
我曾經仔細聽
你說的大道理
曾經小心翼翼
維持表面和平
曾經認真反省
不唱昨日的歌曲
小心不跌入你流失的回憶
 
 
身體裡某處繃緊的弦無聲無息斷裂,一直以來迴避的曾經,在菸燒盡後蔓延爬上我全身表皮。
把歌反覆聽了幾遍,我終於決定放棄否定昨天的能力,決定對自己誠實,承認我在某個冬天把鼓漲跳動的心小心翼翼地給了某個人,承認那樣的記憶持續溫暖著每一個孤獨的晚上。
 

今天我,想念,試圖用盡我全部的力氣與呼吸。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