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城市對面的故事 (4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uranus_apod  

 

十五年前,

確認對方的心意以後,我們歡欣度過能相聚的兩個月,山是我們的傾吐,海是我們的妄念。

臨去前,你把手上的卡地亞取下給我,話也沒說。

我從此戴在胸前,多少男人問我,我只淡說是家傳。

 

十年前,

你來,從一個遠方來刻意打擾。我把家裡淨空,假表排好,整整兩天與你足不出戶。

你從廚房端出許多盤菜,說你都這樣煮飯給一個女孩吃,同時也說了關於和其他女孩的煩惱。

我覺得你燒的菜很好吃,一邊吃一邊認真憂慮你的憂慮。

 

五年前,

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回到同一個城市,意外發現時我隔天就要動身離開,不久後手機沒電了,你找不到我。

好不容易在旅館連上網發短信,見到面時已經是深夜,街邊盡是喝醉酒人的吵雜聲。

再一次擁抱,你的身體鬆軟了(想必我的也是),眼神卻愈發堅毅深遠。我想這是一種男人成熟的表現。

你抱怨現在遇到的女孩都只想結婚。

你看向我左手鑽戒,撫過我空洞的胸前。

 

今年,

五年來發生太多太多,我不再是我,而是滋養他者的一灘攤開的溼泥。

 

而你,親愛的天王星,

拜網路所賜,我偶爾會在社群網站上看到你,直到看到你終究決定結婚。

照片裡你的眼神又轉為含蓄沈穩,配置閒散安定的臉龐。

 

今年要再見的吧,我該去哪裡等你?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情都會過去。

過去得太快,一過去就半凝結在時間的漿糊裡,

遠在意識到它已然過去之前。

 

所以時間的概念並非線性,時間的概念只有“現在”,

現在,當下,這一秒。

只有“發生”這個動作的現行性,而產生所謂時間的想像。

 

時間到頭來也只是欺騙人的空間。

 

-- 2/28/2009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1243  

 

今天一個人坐車去看了一個人的電影,看完電影走回一個人的博物館。空氣很脆,陽光溫煦,我在這樣的大城市裡輕快穿走,放下所有的不得不,終於再次感到渺小。

這樣讓我很有安全感。

 

這些日子我不斷訓練自己,所以我不得不教導,不得不有耐心,不得不對於髒亂降低忍受力,不得不編歌背故事,不得不虛心交際,不得不妥協。

我討厭這種有意識的改變,但是我不得不改變。我不得不認為自己是強大的,無可或缺的。

 

 

而今天,在美麗的三月起始,終於可以暫時脫下一身生物性以及社會性的責任,浪費一場爛電影的時間,回歸我自私自利的微小寄生,再次成為我熱愛的旁觀者角色。雖然那只有很短暫很短暫的。

Hello my old self, and so long, until the next time.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0207  

連日來斷斷續續在發燒,不知怎麼老想起烏魯木齊。

那天日頭斜晒,我與一位客棧認識的朋友並肩走往街上,我們換了兩次公車到博物館,看完展覽就近在巷子裡的無名小店吃了兩碗水餃。回頭路上不知誰說要步行回去,另一個人欣然同意。一切興之所至,隨意轉彎都是風景。

一路上買瓜買果買咖啡,相談甚歡。烏魯木齊畢竟是個國際大城,從兩張一元的哈薩克餅到一杯六十塊人民幣的香港冰咖啡應有盡有。我們停在寬大卻雜亂無章的多交路口,感受著中國的那種大,和異地相識的短暫緣份。烏魯木齊有別於中國其他城市,人種雜多,語言迥異,灰塵飛滅,大而無章,與我平日熟悉的世界那麼不同,卻硬是帶了點親切。

當時就知道這個下午將會成為我日後的夢,因為它是如此獨立於現實之外,沒有計劃的不經意的淡然。這樣的回憶將會是塊狀的,缺乏時序觀念,無須回想便會奇妙出現。

 

恍惚中我起身打開電腦,寫封email給那天的朋友,告訴他我近來的重大人生轉變。他將是我最後一個通知的人。我想我終於跟流浪的日子道別了。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15 Sun 2012 23:15
  • 然後

 

 

『然後呢?』我們挨著肩膀在陽台坐下,春天的晚風涼涼。點了煙,只不過想找點事來做,讓兩手不至於空著。

「沒有然後。然後我回去那段穩定的關係,過我約定成俗的生活。你留下來,或許一個人或許兩個人,或許沒有人,在這之中交替輪換。」我們都只愛自己。

『也好。』『你既然知道你會回去,為什麼還要過來見這個面?』

「那你為什麼答應見我?」其實談話的內容都不是重點,只要腦子認為我們這個挨肩的晚上有真實發生過。「如果我沒有來,沒有和你獨自坐在這裡一起渡過一段時間,那我的人生會有一個很大的遺憾,而之後我一定會每天每夜都想著這個遺憾。」

「我最討厭遺憾。」

 

「你?你討厭什麼?」夜似乎有點悶熱,突然很想吃根鳳梨冰棒。

『失序。』

「哈,失序我最喜歡了。」

 

沒有什麼需要再被解釋,我們等待這一夜的完成。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問你你人生中追求的是什麼?

『痕跡』你說。

你接著反問我同樣的問題。

「自由」我不假思索。

 

我渴望脫離綑綁,你卻冀求不被遺忘。

 

然後我們無可避免地討論了一些基本上沒有解答例如什麼是快樂還有自由意志到底自不自由之類的問題,

講著講著一同在宇宙間迷糊睡去。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titled_blue_oil_on_canvas_cropped.jpg  

 

"The conversation was mesmerizing, not for its content but for the candences of the talk, the rhythm we fell into when we were alone, now as before.

Every conversation between friends or lovers creates its own easy or awkward rhythms, hidden talks that run like a subterranean river under even the most banal exchange. What we said was trite and conventional, but the undertalk was deep and occasionally treacherous." 

----《 Spin 》

 

似乎有人說過,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在一開始見面的二十分鐘就決定了。

 

他們過於仰賴沒說出口的,以致於好不容易說出來的都難以符合意義程序,有點沮喪,卻不願放棄,堅定維持尷尬場面以掩蓋罪惡知覺,享受種種台面下流動的貪歡快感。沒辦法的時候就各自分頭去作記得住的夢,或去畫圖,或舞,或讀一本關於火星的書。拉緊一線懸念。

 

就這樣經過好幾年。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9 Mon 2011 06:33
  • 根基

 

IMG_20110508_154129.jpg  

『我想我是好不了了。』

正在說這句話的當下我突然感覺胃口大開,把剛吃畢的炭烤半雞和辣冷麵推到一旁,又向服務生要了一盤牛舌炒飯。
我從冰塊融盡的水杯裡喝了兩口水清清口腔,現在真的想好好大吃特吃,各種味道都想嚐。

seven不發一語,用塑料叉子專注挑弄著盤子裡剩下的裝飾菜葉,偶爾才抬頭看我食慾旺盛的表演。

我卻不打算停止說話,食慾一開說話的慾望自然而然也跟著打開了。

『算算從開始到現在大約有十五個月,如果是我家裡的罐頭食品的話十五個月已經過保存期限了吧,』話說到一半卻莫名其妙想起金城武的鳳梨罐頭,為什麼呢,我當初在看重慶森林的時候還無法理解電影裡面的情緒,那情緒在現下卻正好適合。

『一旦超過保存期限還無法消失,它就會永遠留下。』要是像這盤新鮮誘人的牛舌,不消五分鐘就會被我吃掉下肚,永遠無法置放過期。會放到過期的東西基本上都是因為對之有種難以言喻的情感,捨不得打開拆封,捨不得靠近觸摸,捨不得吃掉,捨不得丟棄。

『所以,我想我好不了了。』我重複一遍,把最後一口炒飯吞下,然後再叫一塊巧克力蛋糕做為甜點,加上一杯低卡咖啡。

巧克力蛋糕來的時候盤子上搭配兩團鮮奶油,seven趁隙挖了一大匙,卻每一口只舔一點點那樣不經意地吃,若有所思。

『一開始本來以為會是暫時的,你知道我常常有不切實際的隨想傾向,通常過幾天就會煙消雲散。但這件事時間越久越慢慢爬上我的皮膚,或許在這過程中進入了心也不一定。我開始產生夢境,片斷片斷由夢境進入潛意識,又從潛意識回饋給夢境,相息循環直到有一天,在現實裡醒來竟然變成對那些夢境的背叛。

『在現實裡背叛夢境,在夢境又裡背叛現實,潛意識與意識互相不受控制,胡亂衍長為日以繼夜的罪惡感。』巧克力蛋糕被我吃成一個奇怪的錐形。

好飽,可是想吃的慾望似乎又更加強烈。桌上已經一片杯盤狼藉,總不成把坐在對面的seven也給吃了吧,我稍微定神,試圖壓抑吃慾。

『其實有好幾次我以為我好了,但...』

「你的根基,」seven突然開口打斷我,我嚇一跳,但總算是稍微停止了進食的動作。
「你的根基是自我所創造,絲毫不踏實,完全沒有客觀成份。你的一切都是建築在這個徹底的我,你跟外界毫無交流,這一付皮囊...」他手拿叉子在我面前劃兩劃,「...自給自足地是一個悲哀的封閉生態系統。所有的情境都是出自你的想像,再由你主導,沒有出口更沒有進口,所以你跟本就能精準掌控你的情緒走向。你知道當你說出口說你好不了,你就真的好不了了。

「你說太陽必然是你的神,海洋是你的母親,你說你時時刻刻無不在想要反樸歸真,尋找得以仰賴的根基。但實情是你始終找不到,在屢次失望下絕望,只好自己創造各種根本之後,假裝是你尋得的,那些根本就成為你編織劇本的理由,

「你需要一個我,把我取名為七,因為你需要一個對象來解釋你的所作所為;你不會好,因為你希望你永遠是壞的,以便滿足你的悲劇慾望;你無法放下,因為慾望就是你的根基。」

 

一口氣講那麼多不會口渴嗎?我看著seven動不停的嘴巴,突然有一股想把他抱住的衝動。

 

『你想不想吃鳳梨?』我說。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想去個一出門就看得到海的地方,在那邊住到32.5歲,

...因為所有有關城市的預言都將應驗。

 

我把批命書翻到32.1頁,上面有別頁不見的密密硃紅圈點,

生死劫難,若能過去此劫日後將大好不再煩憂。

想起在病房裡的種種異象,我對於自己堅持提早出院在家照護再次感到些微心安。

但還不夠遠。

這瘤毒腐化的城市仍然鬼魅般纏繞我的氣場。

我收拾細軟,準備隨時和那些現在已經在罐子裡的烏黑器官們道別,

坐下來等待一個瞬間的風向轉變。

32.6歲開始,或許將會啓程遊歷,

去每一個岸邊蒐集每一層海水的溫度,

我將再度擁有。

 

料峭穀雨,

把窗戶打開,讓海洋歌曲播放,竟似已達夏至。

閉上眼,看見海在腳邊,山在身後,星在耳旁,

徐徐晚風潮濕重疊,

哎呀呀呀呀呀呀mayavai喲,

就像沒有失去過一樣。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o exit.jpg

這真是一項大工程。

 

好不容易跟對面店家借到初二十六拜拜用的鐵桶,幸好這裡也算住商混合,還借得到這種燒紙錢的東西,要不然我可能真得跑一趟路到無人河岸。

火柴也沒有,只摸得出一支從紐約陪我到現在的打火機。上面的藍色洋基字樣早已斑駁,這麼多年了,每一次以為它不見卻總是找得回來,油也從來沒用完過。

我到陽台,把盆栽搬開清出一塊空地,桶子擺中間,確定風向,確定打火機在牛仔褲口袋,轉頭去搬筆記本。

 

第一落,少女情懷的顏色封皮,書頁被撕折得亂七八糟。以前常把筆記本裡的小話撕下來當成情書送給心儀男生,覺得那是全天下最浪漫的事。現在想想原來我從小就是這樣只放不收,不太檢點,也沒有在顧慮是否給別人帶來困擾。

 

第二落,小本小本的厚皮筆記,要去紐約之前台灣朋友送的,說知道我會用到。當時滿滿用英文寫的心情現在看來狗屁不通,只知道是在悼念離開前破裂的感情,零落夾雜著英文單字清單,還有一些別人的姓名電話。這些人是誰?好多我想不起來了。

 

第三落,再也沒重新打開過的一落,最低潮,一直覺得只要不重新打開就可以假裝人生沒有經過過那一段。"I think that's called cheating." So what? 是我的人生,反正今天之後都要失去意義。

 

最後落,拿起來放下,又拿起來又放下。勇氣應該用在什麼地方?我察覺到自己抱著這一落在哭,因為拿不起來,因為放不下。我討厭不敢的人,卻已經聽不見自己的心。全部燒掉以後真的可以產生新的信仰嗎?

 

好煩,心一橫手一鬆本子就全掉進桶子裡。沒人陪我做對,也沒人陪我做錯,我只好擅自決定洗掉重來。他們說新的信仰將像白紙,不會把人困在迷惑。

用最後落的最後一頁當引信點燃,突然之間有股deja vu,我不禁懷疑我是不是以前有在一樣的風向裡燒過一樣的筆記本,而如果有的話是不是代表我將來不可避免的需要再燒一次,或兩次三次。

 

風突然轉向,西南風起。

三月了。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比昨天成熟,又比二十六歲的時候天真許多。

我同時需要冷靜與混亂。

我懦弱的時候比堅強的時候多。或者說懦弱出現在意識裡,堅強常常出現在意識外。

我個性衝動,但不願後悔。

我喜歡反其道而行,叛逆對我來說是種享受。

我某些想法很傳統。

我的性格表現完全遺傳自我母親。

母親常說她能瞭解我的做法,雖然無法贊同。我對母親也有相同心情。

別人如果給我承諾我會無條件接受,並且完全相信。

我有一個壞習慣,我作每件事之前都要先想好最壞的打算。

我不擅長等待。

我有時候覺得我過度樂觀。

其實我從小就會這樣突然發脾氣。

我認為失望是比傷心更負面的情緒。

我很會解讀別人沒說出口的東西,英文叫做read between the lines。我通常知道話語(或動作)之下真正的意思。

爭辯的時候我說英文,因為中文這種語言太過迂迴累贅。

我的缺點是不在乎。

我想要相信,我以為我一直都相信。我想要有人讓我繼續一直相信。

我從不懷疑愛情。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每到滿月,你都會連續講九天故事。在溫柔光輝下,你在我耳邊緩慢講解時間是怎麼成為曲線,空間為什麼佈滿了折線,也說些嫉妒開出紅花,黑暗終將降臨等等類似寓言。在天氣最晴朗的時候你會以城市為主題,告訴我巴黎夜裡星星特殊的排列方式,和倫敦河邊那一團攪不開的灰;你說如果要瞭解萬物的氣味就要到紐約,那座城市聞上一次就永遠忘不了,各種慾念充滿鼻腔但分不出來辣臭腥甜。

你說故事的臉充滿表情,有時我會分不清楚我是在聽故事還是只在欣賞你隨著情節起伏的臉部線條。說到哲理你的眉心中間就出現兩條直線,說到奪人所愛的劇情你嘴角向下嘴唇突出,故事裡有小動物出現時你會把鼻頭皺皺故作可愛。

只有在講悲傷的故事的時候你面無表情,我想是沒有月光的關係,因為那通常都發生在下雨天。其實我很不希望滿月那幾天下雨,悲傷的故事好難收拾。你總是知道我什麼時候聽到最傷心最充滿難過心緒,你會讓故事停頓,安靜地用漆黑眼睛看向我,好確定我的情緒有機會沈降休息。

新月來臨你就倒頭睡去。你闔上眼睛時世界沒有進展,像耽於滑行的飛機,載滿乘客在停機坪上沿著隔線來回走動,等待你醒後才能起飛。


你說我是一種直覺,跟我講話不用設限。你說我領悟但不分析,讓說故事的你感到輕鬆愉快,於是你說不停,有時候甚至就這樣絮絮說完你最深處隱晦的夢境。

你對我而言則是一個觀念,一個必須的存在,以應付我朔望之間不斷產生的游移。你永遠是一個期待,不被填滿,連萬一失去的可能性都來不及想過。所以我專心聽,希望問出來的都是對的問題。你離開時就暗暗數著月亮盈虧的角度,又盡量克制自己不去依賴自你帶來的規律。或許我畢竟是想過了萬一失去的可能,雖然至少到目前為止你都還準時出現,我還沒能練習失落空心。


我一直相信我們在這樣一說一聽之間互相需要地平衡著。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0 Tue 2010 09:57
  • 致EW


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在這個人生裡活得越久,越能體會每個人細微的不同處,越能夠發現這世界在每個人身上各成其趣的映照。我們因為越來越了解自己而更感到孤獨,但也同時更感到釋懷,再沒有另一人與我相同,何嘗不可成為一種安心。


自我價值從外而來,乍聽之下好愚蠢。我們在旁人的眼光中和期許下遵守規矩,尋求認同,四處蒐集旁人眼中的自己,來和自己知道的自己做比較,藉由各種互動來訂定價值。所以所謂自我,不就是因為其他人事物的存在,進而產生人我分際,進而反射形成?

尤其是現在,處處資訊澎湃,旁人以及事件數量繁多,隨時更新;前人走三十里路才遇得到一個別人,我們一天光從網路上就可以看三百條人類活動的記錄,包括別人的生活瑣碎,包括誰又按了讚或留了言。我們日復一日在這樣的半強迫下得知旁人,又自動把外在資訊內轉來審視自己。


因為環境龐大,身處其中容易無所適從。我不是溫暖的太陽,無法在適當的時候責罵或許困在哪裡不願出去的你,然後旋以光芒慷慨環抱。我也只是另一個對於自我感到困惑的意識,試圖摒棄社會化的高尚包裝,試圖認識人之所以為人。

我們共同浮沉,感受對方與所有非我的存在,在互動中繼續發現還有什麼值得嘗試尋找。你是個性彆扭性格乖張的渾球,那好,在你being a jerk的同時,另一個與你有關的靈魂說不定正因此得到救贖。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every time deemed as the last

every time thus a first

every day I wake up from losing memories of how I have loved you

every day I lose a piece

and am brand new once again



(please click into the video
pieces we all lose in different cities)

Quote

YouTube - Lost in Translation (2003) - Insomnia
Watch in HQ, and let me know what you think. :o)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Well, what is there to say about "Lost in Translation"? If you've seen the movie you'll know why I chose to make a video about it - and if you haven't watched the movie yet you should definitely give it a try. :o) "Lost in Translation" is one of t...




感受先行於意識。等懂了以後,東京已長夜。

月亮在你每一個拿煙的指節,世界嘆著氣把面對面中熟悉不過的皺摺輕輕熨平,


"I sit and watch the screen for a message
Some kinda sign that says we’re OK
But the screen stays blank till I turn the thing off
And wait for my conscience to break"


我回到長日紐約,明天就會把這一夜忘掉。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02 Wed 2010 22:08


天氣陰,就不顧忌曝曬的問題席地坐下。把煙點著,放在腳邊。我對這個動作慢慢感到習慣,我想,香菸的味道可以緩和某種特定情緒,雖然我無從得知是哪一種。



幾天前坐往台灣的飛機上,我在筆記本寫下這一行字。更正確的說,我希望這次旅行會是個turning point。度過了那瘋狂顛倒的四月和心急如焚的五月,這次的空間轉換不得不承載著希望。當回到台灣故鄉,我可不可以放出很裡面的那個自己?

時序進入小滿,稻禾開始結穗。越過綠油油的嘉南平原,在海邊找到一片灰濛濛。試圖放下身段,我在心裡先對海口跪拜一遍,才坐下。

這幾天情緒很滿,昨兒個在保健中心聽到一位老伯伯的外省口音想到生病的爺爺,差一點就要放聲大哭,只好趕快跑到廁所裡擦眼淚。剛剛走過來的時候只不過看到港邊工作的船民我鼻子又酸了,大家都努力在生活,成為一種平常。而我卻有這樣的奢侈來流浪,來人家工作的地方坐一整個下午。

其實我從來不是一個流浪者,就像我其實不抽煙,就像我其實不善於掩飾。就像中正路上半九十的老闆說的,我也「懶惰,脆弱,自卑,無道德感,社會性薄弱 ... 我最常常真實感覺到的,其實是一種巨大黑暗的不安感,我總覺得,相對於週遭,自己是缺乏一種能安心存活在這世上的能力的。」說的多好,把我在筆記本裡的零散都歸結了。

吹著海風,我幾乎要看見變化向我巨大地走來。雖然它是一種將要 --是未來式-- 有可能不會發生,卻非常迫切。昨天後來被帶去給人算塔羅牌,還是抽二,抽不到三.. 還是搖擺無所,下不了決定。今天這樣踉蹌一個人跑來,是覺得會在這裡找到轉機嗎?我看到了變化,卻巨大的讓人無法承受。很害怕,想找人說話,才發現只有香菸陪我。

一個人旅行在我身上,不過是懦弱的展現罷。一路上不時有人對我說我很厲害一個人走,但說穿了這只是我的反社會化作祟,是我很裡面的那個自己拉著我去獨處而不和旁人結伴〈是不是這樣導致我有時候異常渴望朋友〉。昨晚睡到我下舖的那位才是真正的流浪者,他樂於與每一個千奇百怪的陌生人聊天,分享路上聽來的故事,每個留連處都有他的新朋友和舊朋友,因此他總是說話說個不停。我很羨幕,覺得這才叫厲害。我一直都羨慕說很多話的人。

陰天的太陽曬久了事實上也是會疼的。我轉了一個方向,剛好對到兩艘軍艦,藍灰藍灰,讓我想起一些已經很遙遠的事情。這些事情每次我都欲言又止然後選擇不說,以至於以為遺忘了但永遠無法真正脫落。 嘆口氣,我想我是不是應該回去了?而這個回去究竟是回哪個去?回五福路?回台北?回紐約?還是回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的比較外面的那個自己?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May 17 Mon 2010 11:58
  • 東河

胃又開始痛了。


沿著東河慢跑,用耳機隔絕其他擾動。風景漸漸往後,淡藍色大橋漸漸靠近。河和天空在右手邊,另一旁則是快速道路,車子離得很近,呼嘯,有點聽不清楚耳機裡的歌詞。

閉上眼睛。


想像是在東河裡游泳。


慢慢地呼吸開始跟上規律,除了越來越近的藍色大橋,週遭全部成為一場模糊。萬念俱灰的滅絕,復興單一目的,游回熱帶島嶼南端寧靜的海,就可以碎裂成單一情緒分子而遠離,審判,

那樣殷殷切切。


耳機裡的歌曲節奏變快,不自覺也開始越跑越急促。呼吸亂了,帶起最近的惡夢。兩三天前的那集,被有個人帶領著在時間的線上前進後退旅行。那些一直以來細細遵守的四月然後五月,先過立夏才過芒種,看完大角星再等織女星從東方升起等等先後順序,被理所當然地棄之腦後。在失去時間知覺的慌亂下張開眼:東河,水綠天白,直線性與可預期性,醒,藍橋依舊在前,

無可奈何,
柔軟安心。


橋終究到了,站定之後胃一陣翻攪,朝河裡吐出一池魚腥或者兩棲。還是痛。

回頭看來時隨汗水脫落的滿地煙硝,倒轉跑進,又成為下一座橋。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四月將死
貪歡的紅線退隱
鐘鼓齊鳴
黑日白月

穀雨失寵
立夏掌權
噤聲
視覺與觸覺混淆



量化朝拜
捕風捉影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親愛的,我知道你沒有別的意思,但謝謝你讓我想了這麼多。)



photo by A featuring R (oh what a coincident!), my lovely cousin and sis



「我覺得我好像快要變成R了。」聽A突然來這麼幽幽一句,讓正在仰頭喝水的我忘記吞嚥了兩秒,差點嗆到。春天午後,陽光一下子變得好刺眼。

R是我前男友,而A可是親身經手過我那起緋聞事件,我完全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

以往對於眾人的指責,我一向是抱持由它去的心態,眾不成我,我無須鄉愿 (這詞最近好紅拿來用一下)。但這種突如其來的拐彎抹角的怨懟,卻搞得我背脊發涼。原來我的任性妄為在朋友眼中也是這麼昭然若揭。A與我為友,當時因為R的事鬧得滿城風雨的時候,必然只能包容我的胡鬧,而不忍責備我的不負責與不成熟。現在朋友成為被任性妄為犧牲的當時的R的那一邊,結果居然就是被我這種人害的。我心中充滿不捨,卻又隱隱感到不安,我知道我現在只能讓他運用自己的judgement,因為A在這方面神奇地很少出錯。

感情無關對錯,各人有各人的傻和堅持,和放任和決絕。我不知道我們的狀況到底相不相似,但只希望朋友幸福,至少至少,要快樂。

總之這次我要換邊站了。我把水喝完,向著太陽笑了笑。「我知道你有承擔的心理和能力。Do whatever your heart says is the best for you.」



然後我們沉默。然後我們聊起倫敦。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平靜之後,就平靜了。

荼靡已過。 I ache.. for who we were (請不要相信翻譯)







------------------------
題外話, 看了幾段New York, I Love You有點不知所云,想念起Paris, je t'aime,這城市系列巴黎版拍的好多了,對落分明又言之有物。雖然可能只是因為我就住在紐約所以無法對紐約版產生嚮往(但我很喜歡Transformer男演的那一段) (還有Ethan Hawke好適合演紐約,他完全就是會在路上遇到跟我們做日常活動的明星阿)。不知道下一版上海,我爱你能不能拍出上海的模樣。

其實愛情到哪裡都相同,城市讓人變得複雜、武裝,所以當真心趁隙出現的時候才無比可貴給人會心一笑的瞬間。而這些瞬間放置在不同城市的容器裡就幻化出不同的臉孔。就算同樣住在巴黎,十三區的哀愁和拉丁區的哀愁都各自流動著各自獨特的氣味。城市和區塊究竟為我們定義了多少呢? 
 
 
------------------------
終於把New York, I Love You看完了。很喜歡最後一段
 
最近發現自己很喜歡老人
巴黎的這一段也是   (再次請不要相信翻譯)

 




------------------------
自從被人引渡到彼岸後,再多花開的撩撥也只遙遠在來岸的霧中。我從來都是不相信彼岸的,現在雖然身處其中,也只是幸運罷。誰想得到我竟然也有開到荼靡花事了的這一天,莫名其妙就平靜了。
I ache for who we were..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在對面坐下,從目光交錯之餘品嚐他眼角眉梢的滋味。他把疏離親密的遠近揮舞得恰到好處,像是鑽縫的獸,伺機而食我心跳總要遺漏的那幾拍。
 
心虛了,我低頭從包包裡翻出煙盒,先遞給他一支。
「這裡禁止吸煙」他搖搖頭。
 
我倒轉手把煙放進嘴巴裡,點燃,然後又拿出來放在桌沿。沒有人講話的安靜裡,他的存在像沉緩的重低音讓人無法忽視。我在這樣若有似無的壓力下無意識唱唸起王菲軟語 --  相聚離開,都有時候,沒有什麼會永垂不朽。
 
我已經知道了,我跟他再不會有比此刻更接近的距離。
淡然。盡量表現一副垂眉入定高僧。天知道我要的纏綿在心裡把他綁了好幾圈。現在只能刻意保持了太遠,怕一旦觸碰就成為褻瀆
 
 
他突然開口說要唸一段monologue給我聽,他說因為他看出我坐在這裡好像很無滅無痕,但是我其實根本是「太悲傷,自以為看破紅塵卻只是被紅塵反綁」
 
"Now, it is waiting, and nobody cares. And when your wait is over, this room will still exist, and it will continue to hold shoes, and dresses, and boxes. And maybe someday, another waiting person. And maybe not. The room doesn't care either.

Walk... What was once before you, an exciting mysterious future is now behind you; lived, understood, disappointing. You realize you are not special. You have struggled into existence, and are now slipping silently out of it.

This is everyone's experience, every single one--the specifics hardly matter. Everyone is everyone. "
 
 
我還沒聽完就蜷縮成泡泡升空破掉了。我懂我懂,我懂Charlie Kaufman,這不是看破,這是對絕望的沉溺。
 
他似乎對能夠捉弄到我感到很得意,一邊看著我頹靡的模樣,一邊俯身把桌上的菸拿到指縫間,嘴巴促狹地笑。
 
我突然想到之前我把所有他寄來的信件整理到一個資料夾裡,標記為"when the day is done"。
一開始就沒結果,就算他聽懂我的每句話,存心要我和他纏綿,卻一開始就成絕望的局勢。今天結束了以後,「你是我一場好夢,明天一切好說」,
 
 
 
 
 
使我悲傷。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