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翔是一個喜新厭舊的壞習慣,還是說穿了的懦弱。
 
如果我由西向東不斷逃離,LA,紐約,歐洲,西藏,終有一天會繞完一圈回到曾經困擾著我的故鄉。
 
 
 
I wish I had a planet of my own, where I rule everything.
 
在那裡你必須把所有情緒慾望丟在地上,專心飛,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放鬆自己,伸展四肢專心飛。
 
你會不停看到新的事物,並且不會忘記舊的東西。那裡沒有社會結構,只有自我,愛笑的人頭髮有花香,滔滔不絕的人手指發橘色的光。每個人都紀錄一本專屬飛翔日記,落地以後才不至於迷失。
 
在那裡飛翔就單純是飛翔,沒有附帶的包袱,沒有預設的目的,沒有離開的原因。
 

 
 
我現在終於要承認我並不低調而且會咄咄逼人...
主觀陳述的一周,我固執的幫自私的男人說話,極力表達對安定的恐懼,花錢用長篇大論的簡訊試著讓人了解重點,甚至旁若無人般大聲拿麥克風唱著伍佰...
而當發現骨子裡的不肯妥協,我竟然充滿前所未有的能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reen 的頭像
noreen

pRaEsEpe

n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ack
  • 是啊...之前的捲髮,現在的....已經直了的捲髮

    色差,就修一修吧.我現在花在修片的時間,幾乎是拍照的幾十倍.... Orz
  • Noreen
  • 什麼髮型? 捲髮嗎?

    我十月才燙的ㄝ,三四個月就直了 :(

    我用我的fuji數位阿  不過色差很嚴重....

     
  • Jack
  • 原來你之前的髮型是這樣啊...
    你是用甚麼像機拍照的呢?
  • Noreen

  • Eastwest,

     

    I totally agree with you, I think I'm just trying to escape something from my life, or from my heart.

    It's not a genuine desire for freedom, it's just not wanting to face the mess I've created..

    or it's my problem of intimacy, I can't know a place too well, that scares me..

     

    and yeah, I do think you can get immune from being hurt.